播音主持自备稿件:《父亲的姿势》
本文摘要:几年前,武汉发生了一起火车汽车相撞的事故。 一辆早班的公共汽车搁浅在一个无人看守的道口,驾驶员下车找水去了。是农历正月,天寒地冻,十几名乘容都舒舒服服地呆在还算暖和的车厢里,谁也没有想到大祸将临。 没人留意到火车是九时来的,从远远的岔道。只

  几年前,武汉发生了一起火车汽车相撞的事故。

  一辆早班的公共汽车搁浅在一个无人看守的道口,驾驶员下车找水去了。是农历正月,天寒地冻,十几名乘容都舒舒服服地呆在还算暖和的车厢里,谁也没有想到大祸将临。

  没人留意到火车是九时来的,从远远的岔道。只能说,是呵气成霜的车玻璃模糊了众人的视线,而马达的轰鸣和紧闭的门窗又隔绝了汽笛的鸣响。当发觉的时候,顷刻间,一切已经停止了。

  ——一切都停止了,却突然间爆发出孩子的哭声。

  那是一个大概两三岁的小孩子,就躺在路基旁边一点点远的地方,小小整洁的红棉祆,一手揉着惺松的眼睛,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只一味哭叫:“爸爸,爸爸……”

  有旁观者说,在最后的刹那,有一双手伸出窗外,把孩子抛了出来……

  他的父亲,后来找到了。他的座位正对着火车那一面,几乎是第一个被撞上的人;他身体上所有的骨头都被撞断了,他的头颅被挤扁了,他满是血污与脑浆的衣服看不出颜色与质地……是怎么认出他的呢?

  因为他的双手,仍对着窗外,做着抛丢的姿势。

  好几年前的事了,早没人记得他的名字,只是,在经过这个道口的时候,还会指指点点:“曾经,有一个父亲……”

  还有,那个孩子现在长大了吗?